相关文章

南京司机投诉被“钓”去无锡罚款

  最近,南京有不少从事个体运输的司机向晨报投诉,称无锡有人经常到南京来,以租车为名,引诱他们送客到无锡市滨湖区,然后该区交通运政稽查人员就会“神兵天降”,逮到他们扣车罚款。他们认为该单位玩“钓鱼”执法。

  南京司机自述被“钓”

  “800块钱送我到苏州”

  南京司机赵师傅在五洲装饰城开面包车跑货运。3月19日一大早,一名操苏南口音的男子找到赵师傅,表示要花800元租车去苏州。经不住诱惑,赵师傅决定跑一趟。

  “他说先到无锡去接个人。”赵师傅说,在这名男子的指引下,他把车开到无锡市滨湖区太湖大道千王面酒店门口。刚到地方就被交警扣下来了。同时又来一辆稽查车,把他围在中间,车上下来3个人。他们把赵师傅拽到车子边,交警将面包车开走了。稽查人员称,有人举报赵师傅跑黑车。赵师傅说,他送的那位客人不仅是举报人,还是唯一的证人。稽查人员没有给他申辩的机会,立即将那名喊自己来无锡的男子带走了。

  在无锡市滨湖区运政稽查大队大厅,赵师傅被通知将受到3万-10万元的罚款。赵师傅怀疑那个乘车的神秘男子其实就是一个诱饵,专门骗自己到无锡来受罚的,所以坚决拒绝罚款。稽查大厅的工作人员说,要想少缴罚款,可以变通,有困难证明和检查书一般的处罚是1万5到2万。”“12000块帮你把车搞出来”

  正当赵师傅犯难时,一名在大门口转悠的男子凑过来,表示他能以最低价把事情办妥。交谈中,赵师傅得知有些在稽查大队旁边等待的人,就是专门帮助司机拿车的黄牛。最终那名男子答应以12000元的价钱帮赵师傅解决此事。

  在运政稽查大队旁的一个“力刚摩托维修部”里,黄牛当场帮赵师傅写好了检查书和困难证明,并盖上了私刻的村委会公章。 神秘男子一个签字搞定

  第二天上午9时许,黄牛让赵师傅去窗口办理手续。窗口稽查人员见车子是南京的,证明是昆山的,称这样不可以。那个黄牛立即拨打了一个电话,几分钟后,一个穿土黄色西服的30多岁男子出现了,他很快在一张纸条上签了字。稽查人员随后就给赵师傅开了10000元的罚款决定书。

  黄牛说,那个签字的人是无锡市滨湖交通运政稽查大队的王副大队长。他不签字,车子拿不出来。另外2000元就是他们的费用,要交给老板。“我们一个月就2000元钱,工资加提成。”他说。停车场门卫说“钓鱼”

  办完手续后,赵师傅来到稽查大队专门摆放违章车辆的惠军停车场取车。停车场门卫师傅说:“这些车都是钓来的,不钓的话,他们根本扣不了那么多车。”看门老人说,参与钓鱼的人不分年龄大小和性别,往往都能取得司机信任,只要把司机钓到稽查人员安排的查处点,这些人便轻轻松松地拿到好处。“钓一辆车800元,几个人分,一天钓两辆,就是上千块了,比你上班划算多了。”

  另一个司机称遭“钓鱼”并被殴打

  3月26日,记者赶到无锡市采访,一位面包车司机当场投诉说,他被稽查人员钓鱼后,惨遭殴打。30岁左右的黄某眼睛通红,口中吐血,脸上也有伤痕。不少在附近做生意的人都很同情,大家好像都知道“钓鱼”的事。一位知情人说,去年有个30多岁的苏州男司机被扣进来,因无钱缴纳罚款,车子要不回去,选择在稽查大队门口自杀身亡。

  稽查大队里走出来一名30多岁的男子,他看到门口有司机介绍自己被钓鱼的事,冲上来阻止,要求记者离开。知情者说:这是运政稽查大队的王副大队长。当110民警赶来阻止时,他脾气更大,当着民警的面冲上来动手。后来,他见围观群众和给他拍照的人越来越多,抽身回到院子里。记者跟上去问他:“你签个名字就能省几千元钱,这是为什么?”他不予理睬,继续对记者推推搡搡。两名身穿运政稽查制服的高个男子也过来阻拦采访,被110民警带离现场。

  被投诉稽查已被要求暂停执法工作

  3月28日下午,无锡市滨湖区交通局和滨湖交通运政稽查大队的有关人员,就此事赶到晨报作了解释。滨湖交通运政稽查大队的王副大队长对那天推搡记者的行为表示道歉。然后称“钓鱼”的情况是没有的。他们称黑车都是稽查队员根据经验跟踪逮到的。

  昨天,无锡市交通局向滨湖区交通局发了一个督察令,内容大致为:由于近日有关滨湖区运政稽查大队的来访投诉较多,引起媒体关注,要求从即日起,你局运政稽查大队暂停行政执法工作,进行全面的自查整顿;二,你局法制科运管处派专人对自查整顿工作进行监督指导;三,在整顿期间,运政稽查大队所有执法人员的执法证件交由你局执法科收存。

  无锡市滨湖区交通局的沈副局长表态,他们一定认真自查,如果有这个情况出现,一定按照有关法律程序来处理。有关部门能否一查到底?晨报将继续关注。